从历史新闻五胡十六国的建设,他们属不属于中原文明

历史新闻 2020-03-26111未知admin

  前言

  五胡十六国是孕育在魏晋期间的胡人内迁,是在西晋室各王、掌握自己命运的过程中产生的。五胡十六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少数民族身份入主中原的,在这后来每逢中原、军阀割据,少数民族都会掺和进来分一杯羹,留下一些属于自己的脚印。五胡十六国,除开少数边远地区割据的仇池、前凉等,胡人存立时间皆不足半个世纪,往往是二世而亡。他们这些没有秦朝的创新且伟大的成就,却患了秦朝二世即亡的“绝症”。

  一个败亡,新的崛起,之后又迅速地被另一个新兴吞灭,循环往复,近一百五十年时间皆是如此,胡人国家在中原大地走马观花,你方唱罢我登台,总之谁也不服气谁。而造成这些国家亡——建——亡的循环模式的主要原因就在:内乱和外战。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全占了,各式各样的理由,不过其中内乱占据着的主导作用。

  乱中求序的十六国

  这内乱也颇有讲究,多是由阶级内部的王室和将领引发的,内部倾轧直接且巨大地损耗了国家自身实力,致使新生一代孱弱一代。例如,汉赵创建者刘渊死后,集团内部迅速进行对抗,国家直接解体:先是新君刘和大肆屠戮室,刘渊文武双全的第四子刘聪则立即通过杀了刘和,刘聪即位后,刘聪之子刘粲与外戚靳准在一起,颇受刘渊宠爱的幼子刘乂,顺便将其部众屠戮殆尽,致使“平阳街巷为之空,氐羌叛者十余万落”,接着又发生“靳准之乱”,一大批汉赵亲被杀,刘渊从子刘曜趁机据守长安称帝,前赵。

  而原为汉赵大将的石勒坐山观虎斗、羽翼渐丰满,刘曜,紧随刘曜其后叛乱自立,建国后赵。这类事情在五胡十六国时期中遍地都是,怎一个乱字了得。当时十六国,单是集团内部稳定团结,于他们而言都是一种奢望。若是内部稳定团结,对外战争和交往中就占有极大的优势,国祚绵长超过其余胡人是必然的。十六国着中原地区,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许多方面都不熟悉没有经验,其建设就是想在混乱中建立起秩序和秩序。

  十六国实际上是西晋在北方的继承者,继承着西晋的土地,同样继承着西晋一部分文明,借着这部分偷学来的东西建设中原胡人国家。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五胡十六国建立在中原地区,可他们的人群依旧是为主、胡人为辅。

  沿袭魏晋的官制和选拔

  西晋,衣冠南渡,东晋在血统和法统上继承着西晋,可实际的核心地带却被五胡十六国接手。先进制度内在强大生命力和胡人初入腹地无统御经验,使得十六国初期各少数民族对魏晋以来的制度生搬硬套拿着用。十六国进入中原后,学习采用了过去魏晋时期的大体体制。魏晋时期尚书逐渐增大,取代三公成为新的最高决策人物,十六国的官制亦带有这种特点。汉赵第三任刘聪:“大定百官,置太师、丞相,自大司马以上七公。置辅汉、都护,中军,上军,辅军,镇、卫京,前、后,左、右、上、下军,辅图,冠军,龙骧,武牙大将军、置左右司隶、单于左右辅、省吏部,置左右选曹尚书、置御史大夫及州牧,位皆亚公。以其子粲为丞相,领大将军,录尚书事,刘景为太师,王育为太傅,任觊为太宝,马景为大司徒,朱纪为大司空,刘曜为大司马。”

  可以看出汉赵官制除单于左右辅外,其余皆是中原,后来包括后赵羯族在内的众多胡人,官僚机制亦是沿袭着魏晋时期。封爵方式和称亦是传承了过去魏晋的。同时,尚书省的行力在五胡十六国中得到了加强,君权也被强化,这种制度的沿袭和发展,几乎和王朝一模一样。选拔官员方面,十六国采用了魏晋创立的九品制,从而更加全面的招揽能为自己服务的汉族才俊,填补一些的空缺。例如后赵石勒,“清定五品,以张宾领选,复续订九品。署张能为左执法郎,孟卓为右执法郎。典定士族,副选举之任。令群僚及州郡岁各举秀才至孝廉清贤良直言或勇士各一人”;后燕慕容盛,“引见百僚于东堂,考评器艺,超拔者十有二人。命百司举文武之士才堪佐世者各一人”。

  可见胡人十六国多采用魏晋以来汉族使用的选拔制度,从而争取中原士族的支持,将其拉拢到胡人集团中,起着非常大的积极作用。而且这一做法,可以提高对胡人国家的认同感,以及正统性和性,还可以为保障稳定和本族贵势。

  五胡部落色彩与文明交融

  胡人的者们除了沿袭大部分魏晋方面的先进制度,同时本民族的部落文明色彩并没有全盘摒弃,反而保留下来。例如“胡汉分治”政策,历史新闻这不同于战国时期秦国建立的郡县制,更像是游牧民族的部落制和西周的分封制,其者对胡人和采取分而管治的方式。例如汉赵中,官制设左、右辅,地方设都尉来统领各少数民族;设左、右司隶,地方设内史专管。这两个行政体制,具有很大的特色,像是文武分制,胡人一方专用来打仗,一方专用来耕织。

  而且在对最高者称呼上,也是、单于同时使用,石勒称赵王时亦身兼大单于之职,渐稳后才交这名义和给世子石弘为大单于。之后一般是太子兼领大单于之位,专管全国胡人,名义上的胡人第二(第一是国家)。胡汉分治的模式在十六国中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可能始终没有被废除。分管的同时带来的是,国家由大大小小的部落组成,均有实权,的大小不是论资排辈安排的,而是麾下百姓和军队的多寡。简单来说,还是那种“谁拳头大听谁的”的,而不是无需力量就有上下尊卑的秩序。

  除胡汉分治政策外,还有以军统民、军镇治民的管理方式,这种方式在十六国中大行其道,简单,军事组织和行政管理融为一体,历史新闻看起来很棒,在中很实用,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军镇中的最高军事和行政长官是同一人,十六国时期多为室和,例如《晋书》记载:石虎以其子石鉴镇关中,又因役烦赋重,失关右之和,又换以石苞镇长安。还有“留台诸镇各置学官”,可见当时军镇长官的实权大的,选才识能、征收赋税和调用徭役的也有,任免的也有着些许。

  例如苻坚考虑到关东地区地广人众,需要人镇守防止生乱,“分四帅子弟三千户以配苻丕镇邺,于是分幽州置平洲,以石越为平州刺史,领护鲜卑将军幽州刺史中郎将镇龙城。符晖为镇东大将军豫州牧,镇洛阳。”彻底达到了分封制的效果,地方制度进行了复古,“使诸亲各镇之,散居各镇,如古诸侯。”这样的做法怪不得五胡十六国纷纷亡于内乱,亡于自己,真乃十足的秩序,简直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五胡的模式

  《经》有一:“治大国,若烹小鲜。”这话放在任何时代都不算过时。国家治理出一点差错问题,将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可能造成成千上万的人。十六国是以歧视的异族胡人身份入主中原建立的,不仅要应对占治下人口绝大多数的,还要保障本族的核心利益不受损失、从而失去地位。面对这一困局,十六国者们通过继承西晋制度来和表明自身的合和性,另外在过程中进行一次次的创新,在不损害本族和利益的同时团结为自己所用。

  十六国用固有的官制和选官法,像曲线救国获得的青睐,建立起胡汉信任和互通有无的关系。且不说,这样做能否让众多们倾心被其,必须要承认这一做法所带来的意义和价值常深远的。十六国者制定律令来稳定秩序,例如后秦姚兴,曾“立律学于长安,召郡县散吏以授之。其通明者还之郡县,论决邢狱。若郡县所不能决者,计计,谳之廷尉”。不仅重视律令的制定,还有重视律令效果和现实实施情况。这律令,多是延续采用过去王朝的典章制度,不过内容稍有改动。

  做了这么多创新和改变,十六国时期的胡族与汉族之间的矛盾仍旧十分激烈,“处晋民于城郭,劝课农桑以供资储,帅国人以习战射”的分治方放并不是大多数人想的民族与歧视下的产物,而是符合当时情况的,缓解两族之间的矛盾,尊重各族的民族习惯,想借着时间流逝来减少双方的矛盾。建立起国家的胡人,并未对有过分的,相反他们对士大夫尤为礼遇,厚禄拼命砸过去。“胡为国人”的后赵,不少混的风生水起,辅佐石勒建立后赵的郭宾,“其衣冠人物集为君子营,重其禁法,不得侮易衣冠华族。”君子营即古代以或贤者组成的禁卫军。这是颇为难得的,不过其少数民族的地位被本国各种措施提升上去,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前面提及的军镇制,有着一个类型相似的地方的制度:护军制,军政合一。以军统民的形式遍布十六国,成为一种常见的制度。北方中原等地,由于十六国的方式有着和的特征,将治下百姓安置在一个好似军营的国度,全民皆兵,由上至下的军事机构调控着百姓,这样一来直接引起了乱、经济落后和文化。历史证明,战时军管制不能长久使用,很容易出问题。军事化管理化下的五胡十六国,治下一片混乱,胡汉两族的人都生活在当中。十六国的频繁更迭,关键毛病就在模式上,阶层和底层百姓一起在暗地里推波助澜。

  五胡十六国属于中原文明吗?

  当然不属于。十六国的模式和制度是裸地落后的,学习采用魏晋时期的模式和制度,只是表面皮毛,实际上还是未开化的。五胡十六国的是讲究武力至上,能用拳头解决的事他们绝对不会用嘴。五胡十六国唯二属于中原文明的就在其所占据的地方和治下的百姓。历史新闻中原文明有着秩序、文化、繁荣、和平、先进等诸多优良品质,五胡十六国占哪样?一样不占!

  那么,胡人就没有属于中原文明的吗?当然不是。南北朝时期,北方的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和北周五朝都属于,其开创者是少数民族血统,可他们已经汉化程度很深,与王朝的差异甚小,、制度和模式上也是极度符合中原文明的。他们占有中原地区时,也让文明昌盛之光大地,百姓安居乐业,一切都欣欣向荣。中国自古以来分辨某人或某国是华是夷,多不是按血统,而是看其自身的文化。

  参考文献:《晋书》《五胡汉化与五胡的关系》《中国魏晋南北朝史》《五胡史纲》

原文标题:从历史新闻五胡十六国的建设,他们属不属于中原文明 网址:http://www.occupysilverandgold.com/lishixinwen/2020/0326/2703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独树一帜新闻网 www.occupysilverandgold.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