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新闻行者丨旅行途中跨越边境,你也经历过许多辛酸和无奈吗?

旅游新闻 2020-01-09200未知admin

  前几日,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在维堡,一名骗子自己造了一个假边境牌,把偷渡客带到那里,让他们以为成功偷渡到了,从而心甘情愿交钱给他”。又把我的记忆拉回到了以下情景:

  2015年8月,我从法国巴黎经的里加转机,飞到了的。入住沙发主人家后,我打开攻略,打算研究一下这座城市的相关旅行资讯。沙发主人Marco看我研究得正认真,便主动推荐我前往维堡——它是位于北部的一座小城,和接壤。从只需要坐火车两小时就可以到达。于是我准备跳过,先前往这座小城来个一日游。

  刚下了火车,还没等我走出车站,就被一名拦了下来,命令我拿出护照,要进行签证检查。我赶忙低头在包里胡乱搜寻,随后才发现我把护照留在了沙发主人家。“我经常丢三落四,我怕会把护照丢了,所以没带在身上。”这时,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我突然想到手机里有翻拍的签证照片,旅游新闻便赶紧展示给他。看完之后,电话核实了签证的真实性,确认没问题后,还不忘嘱咐我,让我回到,一定要给他发消息确认。

  吓出一身冷汗的我,被一名会说俄语的中国大哥告知,原来两天前,一名中国人从这里逃到了对面的,现在和两边都在寻找这名中国人,因此每个来到这里的中国人自然也成为了他们严格的对象。

  海外旅行,不可避免的要接受海关、边检人员的。曾经天真的认为,只要办妥了前往该国目的地的旅行签证,就可以顺利入关、出关。其实不然,在这件事儿上,我还是太嫩了点。

  第一次长途旅行,我先是飞到了以色列。在落地之前,我就早听说以色列海关安检之严。入关的时候,我有些紧张的递上护照,没想到只被问了姓名和旅行目的,刚想着也没那么严嘛,就被在本地上学的留学生告知,是因为之前已经办好了签证,所以海关已经掌握了我的个人全部信息。

  等离境的时候,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我的下一个目的地是格鲁吉亚。到达机场之前,我刚和沙发主人吃了晚饭,还愉快地干了一瓶红酒。在去机场的上,我一直在大口大口的喝水,提醒自己务必要保持。

  刚到达机场,还没进关,就被拦下进行我没想到的“快问快答”:

  “你在以色列呆了多久?”

  “你都去了哪些地方?”

  “你的行李里面有什么人送你的礼物吗?”

  “为什么你有埃及、印尼、约旦的签证?”

  “下一站你要去格鲁吉亚,谁出钱资助你旅行?”

  在严肃紧张的气氛下,说不紧张绝对不符合事实。但好在我都能快速回答上来。第一关通过之后,没想到随后就是更为严格的手工检查行李。

  要知道,所有在以色列的旅客一共会被分成三种等级:

  *最低者:以色列和海外。但即便如此,有些仍会被严格;

  *中等者:非犹太裔的外国人;

  *高级者:拥有姓名,经常前往国家的人。

  我一个“中等者”,晃晃悠悠的背起我重达11公斤的大包,来到了一间小屋,安检人员已经带着手套等我了。打开背包后,他没放过任何一件物品,安检完毕之后,我的行李被贴上了“安全”的标签,也就意味着我可以进行托运了。但是满头大汗的我,实在想不通当时我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打包进去的,经历了从没见过的这番阵仗后,我的智商也不在线了。

  本来以为噩梦已经结束,没想到又发生在跨越格鲁吉亚和土耳其的边境。因为有以色列贴纸签证,所以我不能经亚美尼亚前往伊朗,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算从巴统跨过边境,重返土耳其。在巴统的时候,我前往土耳其确认我是否可以拿着有效期内的以色列签证,以免签的形式进入土耳其。十分钟后,的工作人员从小窗内递出我的护照:“没问题,你可以以这种形式入境土耳其”,这句话让我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坐着大巴到达边境,全体人员下车。我已经预到过境应该不会太顺利,于是提前和司机及乘客打好招呼:“我可能需要耽误大家一点时间,麻烦等我一下。”

  在格鲁吉亚离境的时候还算顺利,直接盖章即可,随后大家步行通过中间地带,走到土耳其海关处后,我出示了我的护照和以色列签证,看着工作人员一头雾水,我赶紧进行了解释。事实上,我发现很多时候,不得不打印或者至少在手机上准备好关于目的地国家对中国护照的签证政策,毕竟,工作人员可能还不如一个游客了解实时变化的新政策。

  我递过去手机向其展示政策页面,及告知已经得到了土耳其的确认,工作人员仍旧不信,明确告诉我没有签证,就是不能入境。经过我不停的重复,他才半信半疑地拿走了我的护照,打开浏览器在Google上搜索了一番,才发现确实有这样的政策。我刚想松口气的时候,又看到他和同事指着我的名字说了些什么,两个人便笑成一团,这种喜怒无常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我甚至都开始幻想我被滞留在格土的中间地带,成为“无主之人”。

  海关人员回来后,给我护照上盖上了入境章,果不其然,我是最后一名上车的乘客,司机重新发动大巴前往特拉布。后来我和土耳其朋友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才告诉我海关人员大笑的原因:我名字的发音实在太像土耳其语里“你的妈妈”。

  其实有时候,出关也是要靠一点儿运气的。在前往北非小国突尼斯的时候,我就在办好了旅游签证,可惜那时候还没有落地签,大仅给了我10天的停留时间。我计划到达突尼斯城后,按照自己的节奏玩,如果时间超过有效期,大不了交一些罚款罢了。最后我在突尼斯停留了12天,才依依不舍买了前往开罗的机票,前往机场。

  天生心理素质不好,又因为多滞留了两天,让我中午在出发前干了两杯红酒为自己壮胆。除此之外,我口袋里还踹着大概500元币的突尼斯第纳尔作为罚金备用。

  到达机场,换好登机牌后就是安检出关,巧的是入境章显示我为8月22日入境,旅游新闻离开当日为9月2日,看似整10天,但其实只要认线天。海关大哥可能数学也并不灵光,他也没问我任何问题,随手一个离境章就把我放了过去。

  庆幸之余,我又开始担心我保留的这么一大笔“巨款”怎么才能换回欧元。最后还是一名商店卖椰枣的大姐帮助了我,只不过她从我这狠狠地“撸了一把羊毛”,以1:5的超低汇率让我亏了不少。

  很多时候,也眼馋那些欧美背包客的护照,颜色都是猪肝色,为什么人家“”就那么容易。但其实仔细一想,也不能全怪人家,原因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我在离开意大利准备飞往希腊的时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华裔刚刚递上意大利身份证,就被带走了。

  原来,很多中国人拿着旅游签证到达意大利后,就投奔本地亲戚就此“黑”下。再以8000欧的高价买下中国人在意的身份证,从此便的以欧盟自居。

  原来,很多中国人拿着旅游签证到达意大利后,就投奔本地亲戚就此“黑”下。再以8000欧的高价买下中国人在意的身份证,从此便的以欧盟自居。

  有人听完我的故事,撇撇嘴说道:“如果真的热爱旅行,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这点困难也许比起大巴抛锚、火车晚点、旅馆、食物难以下咽来说确实不算什么,旅游新闻但只不过这些入境、离境的无奈和辛酸,时不时会伴随着一种的感觉,甚至还会有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曾经和许多热爱旅行的人聊起过这个话题,原来我们都有一样的浪漫想法:终有一天,世界上的边境会消失,人们往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原文标题:旅游新闻行者丨旅行途中跨越边境,你也经历过许多辛酸和无奈吗? 网址:http://www.occupysilverandgold.com/lvyouxinwen/2020/0109/54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独树一帜新闻网 www.occupysilverandgold.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